藏身地

墙头一堆 本命学习

近日黑白🤨

什么都想做却又什么都做不好,这样的感觉真的太不好了。

前几天看了《米格尔街》

便想要拥有一条属于自己的“米格尔街”

现在看到契诃夫计划却没能完成的剧本

又想动手

但是总是想想

该出手时就出手呀!

今天又遇见他两次。

不想问你是否记得我是谁。

2018.11.8

他们擦肩而过


相互对视了一秒之后视线转开


他穿着银色羽绒服 带着黑口罩 


而她穿着针织绿毛衣和开叉到大腿的牛仔裤




10分钟 


也许更久


她原路折返 身上多了一件绿色长羽绒服


他仍坐在长椅上 脱掉了羽绒服 露出里面红色的卫衣 口罩还在脸上


再一次对视


她开始思考两个陌生人要对视过多少次才能记住对方的脸




当她写下这段文字时 她突然想起她最喜欢穿红色的男孩子。


天呐

那种本来以为自己可以见到周迅岩井俊二胡歌张子枫结果却发现自己看的是晚上那场的感觉真的是太难过了

2018年11月1日

天气:晴

每日在无谓的忙乱中生活,我发现自己好像做不到去讨好每个人。

发觉了自己的贪得无厌和不诚恳。今天学会的东西是保密以及保持沉默。

我发现自己很爱用味道去标记一个人,一段时光。

今天突然闻到军训的味道,那是滴露洗手液的味道。军训时候总是用滴露洗手液洗口罩,所以那昏昏沉沉的十一天里,鼻腔里充盈的都是这种香味和消毒水味混合的味道。

我发现自己其实很少思考一些深奥的问题,每次只有在别人问起时才会突然开始思考,然后发现自己潜意识里已经曾经在某个莫名的时刻对这个问题作出了答案。我也很少去主动想起什么人,只是刷朋友圈时看到他人的多愁善感突然想起某段时光。我很少去怀念某个人,在我心里留下印记的往往只是某段时光、某个地点甚至某种气味。

我的朋友们都写诗

我现在吃香蕉像吃糖一样容易了

喝水像喝可乐一样开心了

过去匆忙活着为了一口甜

如今为了一根烟

我其实一直不太认同音乐不分国界这句话,因为音乐制作人是有国界的,歌手也是有国界的,而音乐本身也因为以上二者所身处的环境与背景而产生国界,正如英式摇滚与中国摇滚之不同。音乐则因其有国界而更加精彩。